第五百七十一章 电话打过去(1 / 2)

叶佚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,老爹,果然还是无知者无畏呀!

叶正文看着叶佚没有动静,也有些奇怪了,不过他只是想让叶佚帮忙暖一下场。

他不太清楚年轻人之间的话题,所以听着云柟和凌天行说话,他有好多都听不懂了,而那边吴梦就静悄悄的串肉,这气氛有点不好。

叶诚和叶佚在旁边说话,这不把小姑娘给冷落了。

叶正文无奈,也只好自己亲身上阵了。

“你家在哪里啊?”叶正文拿出了一副长辈的样子,和善的笑着问道。

吴梦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声,今天但凡过来的亲戚也都不讨论一遍,不过今天是初三,过来的人不多。

其实幸好不是初二,也不是初四,初二能把直系亲属认个边,而初四能认识一大把的远方亲戚,反正叶诚每次见到也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那些亲戚也就放下东西聊几句之后就走了。

但要是吴梦在,不管怎么的也是要问候一遍的。

今天自然是还算好的了。

“我也是本地人,不过在县里那一边。”吴梦只好再回答了一遍。

而叶佚在旁边听着,不断的分析着吴梦的话,因为自家媳妇成天在家里说凌天行,所以对于凌天行,叶佚也还记得不少的信息。

但好像和吴梦对不上啊?

叶正文大概问了一些事情,然后看着吴梦打量了几秒,道:“和我们家小铭在一起多久了?”

吴梦还没说,叶诚就答了:“在一起快十年了。”

“十年长跑?”叶正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,这么长时间居然没结婚。

“嗯?”叶正文看着叶诚,皱眉说道:“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叶诚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叶正文。

“你们两个……”叶正文撇了一眼叶诚,又看了一眼吴梦,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。

叶诚眨了眨眼,难道这就被发现了。

“是顾虑什么?结婚钱不够找我来拿。”叶正文皱眉看着这两个小年轻,实在感觉奇怪,又说道:“如果不够,你哥这边随便拿,就我说的,他现在过得不错,不用担心。”

叶佚在旁边吃惊的看着叶正文,老爹还是老爹,这么不经意之间露出了他们支持叶诚的姿态。

“叔叔,不是。”吴梦笑了一下道:“就是之前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吧。”

“你们现在小年轻啊,就想着努力拼搏挣钱,但这钱是怎么能这么能挣完的,早点儿成家享受生活,这钱挣的够用就行了。”叶正文看着他们两个说道。

“对了,这边两位小伙子还没介绍一下呢。”叶正文看着吴梦说道。

“那个……”吴梦笑了一下,道:“他们两位还是让小铭给你们介绍吧。”

“这是为什么?”叶正文很奇怪。

叶佚同样很奇怪,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。

叶诚还在回想吴梦刚叫他小名……

叶诚不禁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“这是他请来的朋友。”吴梦笑了一下说道。

叶佚这些就不由得的就很吃惊了,他是怎么都没想出来,凌天行和叶铭有关。

叶佚只把凌天行旁边那个人当成了凌天行的助理,或者经纪人的,之前不是听说大明星出行身边都有好几个助理的。

不过看着凌天行这个样子,好像也没有什么架子,和他知道的很多明星不太一样。

叶佚突然第一次感觉自家媳妇好像还挺有眼光的,不得不说,就他一个男人看着凌天行,都有种被吸引到的感觉。

不过为什么他看着凌天行,感觉比他家那些海报里面的还要更好看。

那种海报不是都经过精修的吗?

结果看着还没有本人有气质。

叶佚已经忘记合照的事情的,现在让他更好奇的就是凌天行和叶诚到底是什么关系?

“啊……”叶诚倒感觉谁说都没有一样。

不过既然已经推到自己身边了,那叶诚只好道:“这位是凌天行,现在正在明星的路上摸爬滚打。”

叶诚刚差点没想好怎么介绍云柟,说到有关诚宇集团也不太合适,所以就换了一种方式介绍。

这么说确实也很准确,凌天行这些年也就是有了点名气,但这些都还是浮在表面的云层,等到凌天行什么时候能把这些打成根基,那么他的名字就不会随着浪潮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娱乐圈本身变化就比较快,凌天行现在也只能算是一个新人而已。

凌天行也一扬眉毛,然后悲伤的捂着额头道:“诚……成心的……!”

“小曦,替我做主。”凌天行瘪嘴说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吴梦笑了笑道:“没事,他在感情的路上也还在摸爬滚打。”

凌天行然后默默举起了打拇指,厉害了,十年爱情长跑,还在路上摸爬滚打。

叶诚看着凌天行这么一波操作,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但旁边的叶佚看到这一幕,心里更是奇怪了,叶铭怎么会认识凌天行,看他们两个这样说话,好像还很熟。

所以这两个人并不是吴梦家里人,而是叶诚的朋友。

看着凌天行刚刚称呼叶铭的女朋友叫小曦,看样子他们两个之间应该也挺熟的,所以……叶佚现在真的想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。

就是因为叶佚从一开始把凌天行放的太高,所以这才让他迷途其中了。

“云柟,简单点说,就是富……诚看着云柟,然后默默的叹息了一声。

云柟看着叶诚的样子,忍不住摇了摇头,道:“还不知道呢。”

叶诚也沉默了一下,他知道云柟什么意思,到时候如果他输了,他估计也不愿意留在云家了吧,毕竟整天看着自己喜欢的人,不能在自己身边,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。

叶佚这一刻还在回味,刚刚叶诚介绍云柟的时候,可是说的富n代?

叶佚这下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这几年在外面恐怕没少折腾。

不然这么两位是不可能大过年跟他回家的,更何况那些大家族应该更重视这个节日。

“你和他们两个都是怎么认识的?”叶佚小声的凑到叶诚身边问道。

叶诚笑了一下,道:“凌天行是我大学的舍友,云柟是我的同学,我们三个在大学关系比较好。”

叶佚点了点头,原来是这么一个关系。